国际象棋百科

广告

长篇报告文学《回眸棋城》连载三

2013-09-12 11:55:56 本文行家:真正老玉米

连载三、举棋盘迎远方棋友别出心裁架机枪举办邀请赛空前绝后文化大革命初期,全国性的棋赛早已偃旗息鼓,在“李家村”的这支“正规军”日夜盼望,能有机会与外地棋手交流棋艺。1972年春,“正规军”终于联系到上海的“林家班”并向他们发出邀请。读者可能不大知道“林家班”的来历。原来林家四兄弟个个身手不凡,老大林峰是前任中国国际象棋协会秘书长国家队领队,是位国际象棋理论家。著作甚丰,是棋界公认的理论权威;老二林

国际特级大师叶荣光国际特级大师叶荣光

连载三、举棋盘迎远方棋友别出心裁

架机枪举办邀请赛空前绝后

文化大革命初期,全国性的棋赛早已偃旗息鼓,在“李家村”的这支“正规军”日夜盼望,能有机会与外地棋手交流棋艺。

1972年春,“正规军”终于联系到上海的“林家班”并向他们发出邀请。读者可能不大知道“林家班”的来历。原来林家四兄弟个个身手不凡,老大林峰是前任中国国际象棋协会秘书长国家队领队,是位国际象棋理论家。著作甚丰,是棋界公认的理论权威;老二林鹤,老三林凯均系高级教练,老四林塔是国际大师,曾多次代表我国参加世界大赛。所以,毫不夸张地说“林家班”代表了上海国际象棋界,在国际象棋理论研究,教学实践和棋艺竞赛方面的最高水平。

应邀来温访问的是老二林鹤,林鹤当时还在安徽农村插队,谁也不认识他,后来大家想出一个别出心裁的联络方法,在停靠上海轮船码头的出口处。高举国际象棋棋盘。终于接到这位来自远方的贵宾。林鹤在温期间与钱吉孚、王家权、黄希文和施星云对弈,总比分客人略逊。

1972年秋,沉寂多年的温州棋坛重新热闹起来。沈志奕利用旧友关系出面请上海队来温参赛,比赛地点在柴桥巷招待所(现今温州饭店)。大棋盘表演则放在灯光棋场。当时,温州处在“文化大革命”动乱期间,“工总司”和“联总”两派武斗正酣。为了保证棋手的人身安全,“工总司”派武装保卫,大门口还上了机枪,真是刀光剑影,杀气腾腾。

这场邀请赛出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中国象棋方面,我市棋坛夙将朱肇康面对全国“十冠王”胡荣华毫无惧色,双方鏖战了一整天,朱肇康以优势局面封棋。众棋手协力同心通宵达旦为朱拆棋,终于,在第二天续赛中战胜了胡荣华,大长了我市棋手的志气。第三天,大会组织去雁荡山浏览,当晚胡荣华应邀去海军观通站与海军战士下盲棋。那天夜里大雨倾盆,灵岩风景区附近的村民都前来观看把赛场围得像口水井,有的只好站在凳子或桌子上往下观看。胡荣华思维敏捷,应对神速、记忆惊人,不到半小时就结束战斗。此情此景,令朱肇康感叹不已,他说:“以后我们不要在胡荣华前说棋了,我赢的那盘棋,真是月光影打天井,太偶然了。”

在国际象棋的比赛中,我市的四位棋手轮流与上海戚惊萱、许宏顺对阵中,我队略处下风。

1973年,我市还举办了8省市两项象棋邀请赛。来自北京、上海、广东、山西、四川、江苏、浙江和温州的棋手参赛。我市青年棋手谢彪用西西里防御中“火山爆发”变例,充分发挥自己敢打敢拼而又富于浪漫色彩的棋风,击败了广东名将梁金荣,让人称赞不已!

中山堂里办讲座

华盖山上育棋苗

在“棋城”的发展史上,温州市少年宫是一座历史的丰碑。1974年初,温州市少年宫马国珍主任和文体部负责人吴思雷,接受我的建议准备在少年宫开展国际象棋活动。在那个思想和文化都被禁锢的年代,要提倡这项活动,确实是要有点远见卓识的。

温州市首次国际象棋入门讲座的通知,是通过“红小兵”组织发下去的。当时的市少年宫就设在中山公园内的中山纪念堂里。

开办的那一天,中山纪念堂的不足一百平方米的大厅里,聚集了来自市区各红小兵营(即相当于现在的少先队大队部)的一百多名爱好棋艺的“红小兵”。免费讲座整整办了一个星期,办到农历腊月廿九,场场听者爆满。他们津津有味地倾听讲座,深深地被神奇的国际象棋王国所吸引。讲座的最后一天,还举行了比赛,孩子们就在椅子上捉对厮杀,尽管由于比赛的棋具是孩子们自己用厚纸箔做的,显得非常简陋,但他们还是热情高涨,意犹未尽。比赛之后,挑选了30多人,作为继续培训对象。

过年之后,正月初五,少年宫第一期培训班正式开班。上课地点,在华盖山的一座破庙中,此处,也是少年宫的旧址,在培训班担任教学任务的有陈力行、王家权、黄希文、吴昭虎、林汉文等人。陈力行任组长,由陈力行负责制订培训计划,没有教学棋具,则由画家吴思雷亲自绘制。缺乏教材,笔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刻印了几十万字的《攻王》和《世界冠军对局选》。教练们的工作条件非常艰苦,在武斗期间,冒着被流弹击中的危险,无论严寒酷暑都一直坚持着。至于教课费,则少得可怜!半天仅仅是1角5分,刚好可以买一碗面条。但大家同心协力,决心把这批棋苗培育好!

从培训班的第一天开始,古旧的破庙中就充满了蓬勃的生机,孩子们在这儿受到棋艺的熏陶和磨砺。华盖山上的清新空气和四周绿树成荫的环境,给孩子们创造了良好的学习条件。而下课之后,比赛之余孩子们又能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奔跑、追逐、尽情玩耍,身心都得到充分的锻炼,促使他们健康成长。

温州市少年宫培养出无数棋坛新秀,他们是中国第一位男子国际级大师叶荣光;国家大师姜春、朱定龙、王苗、诸春晖、王骋这些新秀当中还包括夏林红、瞿维新、陈兰花、卢璐等。岁月流逝现在他们有的在不同岗位上继续培养“棋城“新一代棋手。所以有人这样评价:没有当初少年宫的正确决策就没有今天的“棋城”,当年的少年宫堪称温州棋界的“黄埔军校”。

红小兵棋赛,叶荣光脱颖而出

转战沪、宁,少年队锻炼成长

1974年6月10日,为了纪念毛泽东主席“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题词发表廿周年,温州市体育运动委员会、温州市少年宫、温州市棋类协会在市工人文化宫举办了温州市首届“红小兵”棋类比赛。参加国际象棋比赛的有40多名小棋手,其中,还有5名女孩。这在温州棋史上来说是空前的。

由于参赛的棋手绝大多数都是少年宫的学员,棋手之间都比较了解,水平也相当接近。结果,叶荣光和陈文革(现名丰收)分获儿童甲、乙组冠军,姜春获得女子组冠军。

叶荣光当时是朔门小学四年级学生,他自幼就喜欢下中国象棋,他改学国际象棋是班主任冯占春的主意,可惜通知他来学棋时间迟了,他是中途插班的。在小伙伴中,他腼腆羞怯,沉默寡言,性格内向,嬉耍打闹似乎跟他无缘。有一次,培训班组织游泳活动,他不敢下水,是林汉文和我将他抬起抛入水中的。可是,下起棋来他特别认真,显得老成持重,对任何对手从不懈怠,他不屈不挠的斗志令小伙伴们胆怯,大家都说想赢叶荣光实在太难了。这届红小兵比赛他的夺冠有点意外却在情理之中。

为了锻炼队伍,交流棋艺。1975年元旦,市少年宫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队一行10人。由叶瑞雪领队、胡丕勋和我担任教练先后到宁波和上海访问。

当年外出比赛非常辛苦,我们下榻的广州饭店住宿条件很简陋,大家同睡一个大房间,上下格子铺,大一点的孩子们睡上铺,怕他们摔下来,晚上还得巡查。

我们采取走出去和请进来的办法,每天的赛程都排得满满的。我们先后同静安、卢湾、徐汇、长宁、虹口、闸北和中国福利会少年宫进行了交流比赛。此时的叶荣光已逐渐显露出他的下棋天赋。他与闸北区徐跃民的一局棋,中盘弃子攻杀,一气呵成,他与队友夏林红,瞿维新、张荣森、朱定龙及姜春密切配合。在与上海各区队的交锋中占了上风,上海棋界开始意识到,温州的新一代棋手正在成长,必将成为未来的劲敌!

心领神会,小姜春巧施“疯车”计

兵败西子湖畔,王卫宁赋诗诉苦衷

1976年2月,春寒料峭。可是,在美丽的西子湖畔,杭州市少年宫的大厅里,人们却感到春意融融,来自四川、山西、上海、温州和杭州的少年棋手,欢聚一堂捉对厮杀,预示着我国棋坛的春天即将来临。

比赛采取团体双循环制,我市参赛队员按台次分别为叶荣光、夏林红、瞿维新、朱定龙和女子台姜春。各队实力相当战况激烈,有许多对局往往要下到封棋。姜春当年还只有十岁,是参赛队员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这一天她遇上四川的赵芸。开始,小姜春出子迅速下得飞快,岂料,中局时形势急转直下,姜春的王被困在棋盘中心,四面楚歌,不能动弹,处境危急。此时,下午赛时已到,按规定要封棋,轮到对方封棋。回到旅馆后,大家忙着替姜春拆棋,但是怎么拆都无济于事,万般无奈只能认输。此时。在旁沉思不语的谢彪突然开口说:“不要灰心,还有一丝希望”,大家立即向谢彪讨招。谢彪接着说,姜春虽然无法取胜,但可谋求和棋,条件是,对方必须吃掉姜春尚能走动的“象”和“车”,可是怎样才能诱使对手上当呢?于是,谢彪面授机宜,如此这般地向姜春说了一遍,聪明而听话的姜春心领神会,一一牢记。

晚上,续赛开始。下午的三盘封棋。其它两盘拆封后,只是履行签字手续便结束了。唯独姜春还在捧着头苦思冥想。本来这局棋姜春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优势,对方却只有5分钟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姜春的时间已所剩无几,钟上的标志小旗已经顶起,可是,姜春就是不走棋。此时,上海、山西和四川的教练都在旁围观,他们怎么也不明白,姜春为什么时候还要作无谓的抵抗?为什么不爽爽快快认输?难道非要到超时判负?心里在想,温州的棋手也太“顽强”了吧。而赵芸此时也显得十分不耐烦,眼睛不看棋盘,只盯着棋钟,只等姜春超时时判输。时间飞快地流逝、姜春的标志旗已快接近零点,眼看就要倒旗了,这才用颤抖的手把“象”送到对方王的旁边,赵芸一看,呆了,怎么送“象”给我吃?心想对手精神崩溃了,下出如此的昏招,于是便不假思索,马上用“王”吃掉“象”。就在这瞬间,姜春毫不犹豫拿起“车”来,贴着赵芸的“王”叫声“将军”,这一“将”,像晴天一声炸雷,把赵芸给镇住了。轮到赵芸开始思考了,赛场变得鸦雀无声,在场的许多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姜春为什么要连续弃子?沉默片刻之后,第一个情不自禁喊叫起来的是四川队教练曾子林,他用四川话连连说:“妙招!”接着是山西队教练赵三牛,他竟喊出“天才”的话语。最后是上海队的教练林峰,他十分幽默地说:这只“车”是“疯狂的车”。显而易见,这只”车”不能一吃了之。因为,吃了以后,姜春便无子可动了,假如不吃,赵芸的“王”摆脱不了“长将”,于是姜春赢得了可贵的半分。

这局棋是心理战和棋规巧妙结合的范例,此后,棋界就有了这样的评价,温州的棋手“狡猾”得很,与温州人对阵要多一个心眼。

此次比赛上海静安队发挥不好,风趣的林峰,没有指责小队员。而是,带着他们趁着黄昏,漫步西湖,他给心情沉重的小队员们出了一道题,要求小队员们每人凑一句,完成一首诗,以诉情怀。于是,懂事的王卫宁带头,你一言,我一句,凑成一首诗:“暮色罩西湖,游人缓行步,败北心如铅,何顔回乡土”。多少年以后,据林峰介绍,他的这批队员小学毕业后,就不再下棋了,在学习方面都很优秀,全都考上了重点大学。

太原会战,王家权一鸣惊人

泪洒晋城,叶荣光失之交臂

1977年秋,冯炳荣以浙江省教练兼领队的身份率浙江队赴山西太原参加全国国际象棋锦标赛,这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由国家体委举办的首次全国大赛,各省市均很重视,纷纷派出强手组队参赛。浙江队除杭州杜丰恩外均为清一色温州棋手。他们是一台王家权,二台黄希文,少年选手叶荣光和夏林红。

十年动乱期间,国际象棋虽被冷落。但我市棋手从未间断自学和对弈,这次比赛是一次很好的交流和锻炼机会,大家满怀信心,憋着一股劲,准备大杀一场。在冯炳荣精心调遣下,浙江队果然不负家乡父老的期望,一举夺得全国团体亚军。

在个人赛中,温州棋手表现很出色。这届比赛方法有点特别,是否是组织者的刻意安排,大家有点捉摸不透。成人少年均先分组打循环赛,然后再同名次循环赛,决出全部名次。

我市棋手王家权在分组赛中,春风得意,所向披靡获得分组第一名,然后在第二阶段决赛中,先后战胜了黑龙江的李中健、广东队的梁金荣,但输给了广东队的陈德。获得全国亚军,这是我市棋界上的第一位全国亚军。

王家权是前任浙江省队主教练,他棋风彪悍凶猛,这与他温文尔雅、诚实憨厚的外表却截然相反,王家权是共和国的同龄人,虽已过花甲之年,但他仍然一如既往地耕耘在“64”格上,奔走各地。他还十分关注“棋城”的建设,经常利用双休日风尘仆仆地从杭城赶来温州辅导棋苑新苗。现在担任心桥国际象棋俱乐部主教练。

在少年组的比赛中,叶荣光就不那么幸运了,在分组赛的最后一轮中,由于缺乏大赛的经验,在时间的恐慌中竟然看漏了,非常简单的一步,用车打将的胜着,而被超时作负,与决赛失之交臂,他伤心极了,他一个人躲在宿舍里,哭了整整一夜,在这之前,1976年在全国少年赛中,他好不容易打进了决赛,正准备赴北京参加最后冠军之战。但一场唐山大地震和毛泽东主席的逝世,决赛被取消了。叶荣光两次向全国少年冠军发起冲击都未能成功,但小叶,毫不气馁,更加勤学苦练,以图东山再起!

 

 

分享:
标签: 国际象棋 名家 历史 棋城 温州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回眸棋城》陈立行老师版权所有,授权网上首发 http://blog.sina.com.cn/yangchenye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